香港絕不能向暴力低頭/江樂士

  • 时间:
  • 浏览:1

  古希臘作家希羅多德曾經說過:「上帝要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香港的所謂「和平示威者」聲稱要抗議警方的暴行而佔據了香港國際機場。从前沒過多久,這些人的居心就暴露無遺。他們阻止飛機起飛,阻撓乘客,后来否有病人后来放過,除此之外,他們都犯下了什麼暴行,大伙 有目共睹。

  上周日,暴徒向深水埗警署投擲了汽油彈,燒傷一名警員的腳部。从前,他們還不滿足,又在機場向兩位來自內地的遊客和記者圍毆施暴。其中的遊客被打暈,另一位則遭到了非法捆綁和毆打。从前在一旁的英國記者Richard Scotford見狀,不惜以肉身保護受害者,他說:「目睹许多人遭到圍毆,越来越袖手旁觀。」結果,他此人 也遭到粗暴對待。

  暴力虐港已退無可退

  當時,救護車抵達機場,以便將第一位受害人送往醫院。从前,暴徒卻襲擊了前來護送救護員的警察。當受害人無助地躺在擔架上時,暴徒又揮拳重擊,還用行李車擋住出路,阻止救護員抬走擔架上的傷者。當這名受傷旅客終於被送上救護車時,暴徒們又將護送的警員打倒在地,狂暴敲爛警車的車窗。

  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曾試圖勸阻暴徒「何必 施行私刑」,然而暴徒對他的話置若罔聞。在7月1日,當極端激進分子砸爛立法會大樓的那一刻,也是這些「泛民」議員出面阻止,結果同樣無人理會。這些議員必須明白,就算他們經常與極端分子為伍做出一点過激行為,否则他們駕馭不了這些極端激進分子,否则還會遭到鄙視。可見暴徒決定豁出去後,早已罔顧理智和道義,跟他們講道理那是徒勞!

  香港什么都極端激進分子對內地人心懷惡意,不斷侮辱和威嚇來香港購物或旅遊的內地人。本次機場圍毆兩位內地人只不過是激進分子發泄怨恨的最新動作。「港獨」分子與這些行為脫不了關係,這些人必須受到法律的制裁。

  這些所謂「和平示威者」的真面目如今已經暴露無遺,但我們何必 以為他們就會受到舉世譴責。畢竟,香港的亂局對於一点本地和外國政客而言,乃推進此人 政治議程的良機。

  譬如,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就對發生在香港機場的暴力行為視而不見,這毫不令人感到驚訝,因為近日來麥康奈爾煽動香港示威者進行所謂的「抗爭」,可謂煞費苦心。此前,他對示威者向警署投擲汽油彈以及破壞立法會大樓,也有一味裝聾作啞。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在此事中的表現讓人看过他的品行等再創新低。他為施暴者辯護時面不改容,聲稱施暴者后来行使他所稱的「公民拘捕權」。雖然他受到譴責後改變口脗,但他實際上從一開始就想藉此危機來撈取政治資源。上個月,他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已經做出了令人費解的舉動。在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時,他在現場身穿黑衣、手持標語,呼籲警察何必 射傷年輕人。但其後暴徒衝擊立法會,警方因让你發生流血衝突而撤走,他卻批評警方没得攔截暴徒,聲稱警方設局陷害年輕人於不義。這種德行的人可以當選立法會議員,難怪许多人會對加快香港民主進程有所保留。

  聯合國人權理事質疑香港警方在驅散示威者時使用武力不當,但其指控完也有無的放矢。美國於去年退出該機構時曾痛斥該理事會充滿政治偏見。否则,別奢望它調查香港暴徒的惡行,儘管這些暴徒襲擊警察、遊客和此人 的惡行受到有良知之人的鞭撻。

  暴徒拖垮經濟全港受難

  立法會大樓被衝擊後,可以 花費合适4千萬港元來回復原貌。而航空業在過去幾天撤销 上千班航班,估計損失超過6億港元。除此之外,酒店和旅遊業將會嚴重受挫,而遊客和籌辦會議的團體將來也會對香港敬而遠之。越来越一來,香港經濟會嚴重受創,導致許多人失業。激進分子不惜一切拖垮香港,如斯境況正中他們的下懷。

  暴徒當包含不少年輕人,他們摧毀香港日後的繁榮穩定,除非德國也給予他們「難民庇護」,否則最終自作自受承擔惡果。可能香港在未來幾年經濟表現欠佳,無法在粵港澳大灣區發揮潛力,香港將喪失許多發展機會,經濟增長將放緩,就業狀況將惡化。由此可見,真正的輸家是哪些正在向社會宣戰的年輕人。

  毫無疑問,我們絕不可向脅迫勒索屈服,政府必須不惜代價堅守立場。極端分子認為讓步是示弱的行為,一旦得逞就會得寸進尺。持續不斷的暴力事件與被擱置的《逃犯條例》修訂扯不上任何關係,暴徒旨在破壞「一國兩制」,令中央丟臉。

  在《基本法》的框架下,香港享有其獨特優勢。我們現在不僅可以 運用這些優勢,還要保障它們免受敵對勢力破壞。寄望一切為時未晚。

  註: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

  前刑事檢控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