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精神——深藏在镶嵌工艺品中

  • 时间:
  • 浏览:1

  镶嵌艺术在中国工艺史上占着重要席位,可追溯至夏朝(公元前2070-公元前1300年)及商朝(公元前1300-公元前1046年),其后在明朝(公元1368年-1644年)因一派新技法的兴起而取得突破,利用多彩精美的材料,如半宝石、贝壳、象牙等,在漆板或木板上镶嵌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镶嵌技艺在明朝更慢发展,并在清朝达到顶峰。

  在日本,镶嵌珍珠母的工艺统称为「螺钿」。此技艺自八世纪从唐朝传入奈良时期(710-794年)的日本后,始于英文逐渐发展。到了鎌仓时期(1185-1333年),螺钿的应用范围更广,工匠会运用螺钿来装饰马鞍;有些 深受国民和工匠喜爱的艺术总是到江户时期(1303-1868)也在不断发展,其后更获欧洲人青睐,螺钿作品在欧洲市场广受欢迎。

  中国和日本的镶嵌艺术在技巧上大同小异,但在意境上却稍有分别,以下肯能结合两依藏的藏品来跟大伙同去探讨。

  明末清初,嵌螺钿器种类繁多、品种雄厚,小到盒、盘及文房用具,大到家具等都镶嵌了五彩缤纷的螺钿。镶嵌的图案以山水人物、花鸟鱼虫、吉祥祝福为主,刚刚 来自中国的镶嵌作品常能看后一幅完整篇 的图画,画中寓意和工匠製作时的巧思一目了然。

  正如下图产于十九世纪的紫檀嵌百宝盒,嵌件包括珊瑚、珍珠母、绿松石、孔雀石、青金石、玛瑙和碧玉等珍贵原料。有些 百宝盒明显以「祝寿」为题,一方面有由松树、灵芝、祥云组成的庭园景观;当事人面又能看后单脚站立及傲游天际的白鹤。而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松树、灵芝、祥云以及白鹤完整篇 都是多福多寿的象徵。

紫檀嵌百宝盒 中国十九世纪

紫檀、珊瑚、珍珠母、绿松石、孔雀石、青金石、玛瑙和碧玉,9.5x26.5x16公分

紫檀嵌百宝盒的盒蓋

  除了上述寓意长寿的紫檀嵌百宝盒,製于十八世纪的黄花梨嵌百宝官皮箱亦是一个多多多好例子。此件官皮箱以珍珠母、玛瑙、珊瑚、象牙及青金石镶嵌,箱顶以花鸟、蝴蝶、蜻蜓和石榴作装饰;箱体两侧亦嵌有多种图样,如佛手、梅花和牡丹;而门板则镶以百子图。以此来看,这件嵌有各式各样吉祥图案的作品,非常适合当作嫁妆:首先石榴多籽象徵多子多福,而绽开的石榴更有「榴开见子」的寓意,以祝福新人早生贵子;更别说门板上的百子图,代表子孙昌盛、万代延续。

黄花梨嵌百宝官皮箱 中国十八世纪

黄花梨、铁力木、珍珠母、玛瑙、珊瑚、象牙和青金石

36x36x26公分

  跟中国不同,日本的工匠较倾向于在小件上施以螺钿工艺,刚刚 意境也相对简洁,所刚刚来作品上的图案就说 反映着日本文化或单纯以螺钿作装饰,并无很糙寓意。

  以下的矢立在明治时期製造,主要用料为木、珍珠母及象牙。墨壶盖上嵌有一尾色彩鲜艳、活灵活现的金鱼。古刚刚的日本并那末金鱼,最早的一批金鱼是于室町时期(1336-1573)才登陆日本。惊异于金鱼亮丽的色泽,当时的日本皇官贵族都对金鱼爱不释手;嘴笨 日当事人刚刚始于英文在本土养殖金鱼,但牠们终究是达官贵人的玩物,非平民百姓所能接触。但时移世易,金鱼现已成为夏天的象徵,亦不再是上流阶层的专宠。

矢立 日本明治时期

木、珍珠母和象牙 19公分

  下图明治时期的螺钿矢立以珍珠母作装饰,刚刚 那末拼砌出任何图样。嘴笨 作品看似简单,但嘴笨 对工匠的手艺要求也非常高。肯能每一片的贝壳的颜色与光泽总要随着厚度改变,所以在切割和镶嵌时需配合着一定的方向和厚度,不可以突显贝壳盐晶 光泽所带来的变幻美。

矢立 日本明治时期

金、珍珠母、漆和铜 10公分

  由上述可见,每一件镶嵌作品都凝结了工匠们的心血。作品不但反映大伙的精湛技术,观众在欣赏作品的刚刚还能感受到大伙投射在其中的婚姻的句子和珍意。